首页
PC
-Steam
-其他
-暴雪
主机
-NS
-PS4
-XBOX
-鬼泣5
手游
电竞
-DOTA2
-LOL
硬件
-开箱
-测评
行业
All
电子游戏,枪击案永远的替罪羊
MrUp 发布于2019-08-06 17:46:14 行业资讯
阅读数:147

为什么背锅的总是它。

美国最近又发生枪击案了,而且事态还很严重——在24小时内,两起枪击案共造成了30余人死亡。

其中一起发生在美国德州埃尔帕索的一家沃尔玛超市中,21岁白人男子Patrick Crusius在犯罪之前将犯罪宣言发到网上,声称此举是为了反对拉美裔入侵德克萨斯。之后手持自动武器杀入超市,逢人便开枪,共造成20余人死亡。13个小时候,俄亥俄州24岁白人男子Connor Betts身穿防弹背心在一个娱乐区进行扫射,造成9人死亡,被及时赶到的警方迅速击毙。

在为逝者默哀的同时,这接连发生的两起枪击事件也有很多问题值得人们反思与讨论,比如美国目前糟糕的枪支管理体系、日益发展的白人至上主义以及网络社群管理等等。

不过遗憾的是,一些美国政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一次指责电子游戏是这些枪击案的诱因。他们的表演变成了两起惨案之后让人无法忍受的闹剧,引起了众多玩家与非玩家群体的声讨。

最先对此发表言论的是德州副州长Dan Patrick。在接受福克斯连线采访时,他表示德州枪击案的凶手是想实现心中来自于《使命召唤》的“超级士兵幻想(Super Soider Fantasy)”,是现如今的游戏产业教会了年轻人如何杀戮。随后众议院共和党领导人Kevin McCarthy也在媒体采访中表达了类似的观点:电子游戏是这些枪击案背后的主要因素。

之后特朗普在白宫的讲话引起更多人关注:“我们应该停止我国社会对于暴力的推崇,这包括那些可怕且随处可见的电子游戏。现如今的年轻人很容易被崇尚暴力的文化环境所包围,我们应该立即行动,减轻或阻止这一现象”。虽然有关电子游戏的发言只此一句,但这也清晰地表达了他的态度。

这种说辞对于经常关注此类新闻的人来说应该已经见怪不怪了,这也不是电子游戏第一次成为枪击案的替罪羊。去年美国佛罗里达校园枪击案发生后,许多人便开始指责电子游戏。肯塔基州长马特·贝文就曾义愤填膺地表示暴力电子游戏在歌颂死亡文化,是枪击案的诱因。类似的事件往前翻数不胜数。

因为1999年美国科伦拜恩高中枪击案凶手是DOOM的粉丝,DOOM一度成为众矢之的

从媒体传播的角度上来说,我们能为电子游戏的“替罪羊”身份找到一些合理的解释。一方面所谓的“证据”非常好入手,只要你在犯罪者的电脑硬盘或者社交媒体上找到一点电子游戏的痕迹,就可以从这个角度进行报道。另外简单的归因,也就是所谓“贴标签”,容易被对此缺乏认知的大众所接受。无法反驳的“电子游戏们”也是一个很好的愤怒宣泄口。

但是,美国政客们说出这些话实在是缺少一些底气,人们也逐渐厌倦了这套说辞。因为全世界许多国家的人们都在玩电子游戏,而如此频繁且大规模发生枪击案的只有美国。

2019年一些国家枪击案次数统计,目前推特上已有40万转发

美国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事后在推特上表示:“地球上其他国家的人们也会遭受心理疾病的影响,其他国家的人们也会玩电子游戏。区别只有枪本身。”

当然你可以认为这是因党派对立而出现的发言,但是逻辑已然十分清晰。纽约时报的记者Kevin Draper发文给出了更进一步的说明:根据市场数据显示,日本和韩国在电子游戏领域人均比美国投入了更多,也有着非常大的游戏社群,但是这两个国家对于枪支管控方面的法律非常严格,因枪击造成的死亡率要远远低于美国,甚至在世界范围内也是较低水平。

2017年每10万人因枪击死亡数,来源如图

前任天堂北美总裁雷吉直接在推特上放出了一张来自Vox的统计图,你可以更直观地看到主流国家游戏产业与枪击案关系的对比。

左边是2019年各国游戏产业人均收益,右边是2017年各国每10万人因枪击死亡数

而在推特上,#VideoGamesAreNotToBlame(电子游戏不应被责备)也成为了热门话题,很多人已经清楚地认识了一点:美国枪击案的现状与电子游戏无关,真正应该为此负责的是迟迟不愿推行合理控枪制度的美国政府。

控枪对枪击事件的减少有着十分明显的影响,而且也只是想做与不想做的问题。澳大利亚在1996年之前也是一个枪击案频发的国家,18年里发生了13场大规模枪击案,造成一百余人死亡。但澳洲政府之后推行了枪支管控法案,每年枪支致死人数大大减少。今年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发生后,政府立即行动,国会随即通过了枪支管理法修正案,仅仅用了26天实现了控枪。

而美国政府以及美国步枪协会在糟糕的现状下频繁拿出“第二修正案”、“只有持枪的好人才能制止持枪的坏人”、“枪支文化”这些陈词滥调而无视问题的实质,拉游戏出来背锅,越来越多的人对此表示质疑。

美国步枪协会,可能是美国控枪路上最大的阻碍

事实上正在执政的共和党与美国步枪协会(NRA)的关系已经人尽皆知。去年佛罗里达枪击案发生后,特朗普曾对媒体提过枪支管控的话题,随即被众多美国步枪协会成员指责“这是赤裸裸的背叛”。因为特朗普也是NRA成员,而且2016总统大选时步枪协会曾为特朗普砸下3000万美元。

而NRA对于电子游戏的态度更加明确:都是游戏的错。2012年美国桑迪胡克小学枪击案发生后,NRA发言人表示是电子游戏在向年轻人传输暴力观念。之后不止一次在各种会议上指责暴力游戏对于各种枪支犯罪的影响。有趣的是,NRA在1996年推行了一项迪克修正案,阻止美国疾病研究学会对于造成枪支暴力的因素进行研究,以防对枪支售卖造成影响。NRA的现任主席Oliver North之前曾为《使命召唤:黑色行动2》做过宣传。

当时他的身份是前海军陆战队员以及畅销书作者

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只是面对枪击案的受害者们,不知道这些将责任甩给电子游戏而不去直面问题核心的人,是否敢说自己问心无愧呢?

Kotaku编辑Joshua Rivera在分析这件事的时候表示:“只要枪支问题在美国没有被解决,替罪羊就必然存在。而电子游戏就是被那些不诚实的立法者和政府说客们利用的替罪羊,只要他们需要,电子游戏就一直会是。”

这真的是一件很遗憾的事。

展开全文
已点赞
0

发表评论

你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

输入评论内容
  • 还没有任何评论,你来说两句吧

  • 更多推荐